懷孕 – 待產(第二胎生產紀錄)

完整懷孕及生產影片分享:歡迎來到我們家!第二胎的九個月懷孕及生產紀錄 Welcome to Our Family: Second Pregnancy to Baby

總覺得拿著驗孕棒抱著大女兒告訴她「妳要當姊姊了!」的那天還歷歷在目,第二胎的孕期就這樣悄悄地結束了,直到現在偶爾還會不自覺地伸手去摸摸漸漸平坦的肚子,感受那不久前還撐得緊繃的肚皮和被寶寶踢到肚子歪一邊的力道。回顧這過去懷胎十月,我和老公總是心存感激,兩胎的懷孕過程都順利且平安地一起度過,除了第一孕期的孕吐及第三孕期的頻尿以外,沒有出血的經驗也沒有早產的跡象,讓我們在懷孕過程中少了許多擔憂和緊張,也能和老公一起好好享受當上二寶媽前最後的自由時間和兩人世界。很感謝公婆在我懷孕三十七週時特地來了美國幫我們照顧大女兒,讓我和老公在生產前能擁有一些難得的兩人世界,並不是我們厭倦了孩子的陪伴,而是在有了孩子後,更讓我們懂得珍惜對方和學會擁抱彼此。

2T9A3860

三十七週的我們每天晚上會輪流回去以前新婚時喜歡的餐廳,有了小孩後,有些居酒屋和西餐廳就再也沒有踏進過一步了。那陣子的老公總是迫不及待地等著下班,每當我重新坐回副駕駛座,他興奮地像新婚時那樣幫我開關車門,也和以前一樣趁著等待紅綠燈時,緊緊握著我的手,常常我們會因此而互視而笑,講講那些在有兩個孩子前的趣事。

三十八週的我們去了久違多年的電影院看了獅子王,進戲院前老公買了一桶巨無霸尺寸的爆米花,一邊吃還一邊默默地和肚子裡的妹妹喊話,請她乖乖地住好住滿,讓爸爸媽媽能多看幾場電影。

三十九週的我們,隨著每晚頻繁的假性宮縮,開始進入備戰狀態,待產包也妥當地在門口等待著,我們知道寶寶也已經在做準備了,而我們開始等不及想見見這個小寶貝了。

2T9A3768

三十九週又四天的中午,我們做了三十九週的例行產檢和超音波,由於子宮頸還沒有開,婦產科醫生告知如果過了四十週寶寶還沒有出來,便需要開始和生產醫院安排催生的時程,但我們都希望寶寶可以在最自然且不需要催生的狀況下到來,讓她自己選喜歡的日子來到這世界上。回家後,老公輕輕地撫摸我的肚子說:「妹妹,如果妳準備好了,隨時都可以出來了喔,我們和姊姊都很期待看到妳喔!」我想妹妹真的聽到了爸爸的聲音,當天下午宮縮突然開始變得強烈,並附帶著腰痠及後背的壓力,由於已經有了生第一胎的經驗,我告訴老公寶寶很聽話,真的就在這天準備好想要和我們見面了,老公這次也老神在在地和我討論接下來一天的行程並向公司請陪產假,靜靜地陪伴在身邊紀錄宮縮的頻率變化。

2T9A4039

記得生第一胎時,產前課程告知當在家待產至陣痛到達5-1-1頻率時(每隔五分鐘陣痛,每次持續一分鐘,連續發生一小時),才可以前往生產醫院準備待產,以避免在醫院待產時間過久導致太多人佔用產房。當時5-1-1發生時,我抵達醫院已經子宮頸開了六公分(開十公分就能開始將寶寶用力推出來),因此在七個小時後大女兒就誕生了。而這次因為是生第二胎,醫生特地告知第二胎的產婦子宮頸較容易軟化,因此所有產程將比第一胎快速甚至減半,醫生開玩笑地說,若我這次還等到5-1-1才去醫院,恐怕在車上就把孩子生出來了,因此大約每十分鐘陣痛一次時,便要趕去醫院了。

2T9A3944

晚餐過後,當頻率漸漸接近每十三分鐘陣痛一次,我趕緊先去洗澡換上輕鬆的衣服,老公也幫大女兒先洗好澡換上睡衣,而這時的陣痛已經逐漸強烈地讓我無法動彈。每當陣痛來襲時,我坐在椅子上不發一語,而女兒悄悄地爬上我隔壁的椅子,主動地握著我的手說:「媽媽,沒關係,我在這裡陪妳,妳很勇敢喔!」當下我緊緊地將女兒擁入懷中,那是她最後一次當獨生女的時光,不知道為什麼,每每想到這邊,我總忍不住眼眶紅了起來,不捨女兒即將面對媽媽無法全心全意地陪伴,更捨不得小小年紀的她就要學習長大和獨立,我始終無法完整形容那樣的矛盾和擔心,但每當擁抱她那小小的身軀時,總能讓我感到安心。

2T9A4167

接近晚上十一點時,我們和大女兒開始複習接下來會發生的事情,耳提面命地重述接下來我們會送她去阿公阿嬤的住處、爸爸媽媽會去醫院生寶寶、她隔天會來醫院探望妹妹、妹妹準備了禮物要送給她、兩天後我們就能一起回家了等等。女兒很懂事地說她都知道了,還說她等不及要看妹妹了,但那天晚上是她這輩子第一次晚上睡覺沒有爸爸媽媽在身邊,我們還是不免擔心她是否能適應,於是我們在大女兒已經累得想睡時才將她送去,希望她能趕快入睡。原以為送她過去時,她會哭著要找我們,沒想到她在下車時卻很平靜地讓阿公抱去。明明已經陣痛地說不出話來了,我一邊向肚子裡的妹妹加油打氣,一邊心裡惦記著大女兒是否睡著了,原來捨不得的那個是我。

2T9A4251

安頓好大女兒後,我們回家繼續慢慢等待陣痛頻率來到每十分鐘一次,而老公也開始做家裡最後的打掃整理及檢查該帶的文件證件等等,接近凌晨一點半時,陣痛開始越來越頻繁,甚至一瞬間跳到每八分鐘一次,老公知道是時間該打給我們的婦產科醫生了,在和醫生確認狀況後,聽從醫生的指示準備出發前往待產醫院。

2T9A3663

幾乎從來沒有在美國凌晨出門過的我們,雖不習慣路上一台車也沒有,但整個城市變得昏暗且安靜了下來。開車前往醫院這短短十五分鐘的路程,每當陣痛消失的短暫幾分鐘內,過去這兩年的生活就在我腦袋裡像跑馬燈般地出現,兩年前的我們也是踏上同樣的路程生下了大女兒,從她來到這個世界開始,我和老公的世界也全然改變了。我們比以往更像一同打拼的戰友,在異鄉互相扶持互相照顧,有時候累到無法好好說話時,他總能透過眼神和肢體感受到我的狀態,適時地把我一把抱過去,除了孩子的笑容,他是這一路上最大的力量、最溫暖的存在。快抵達醫院前,他握緊我的手和我說:「老婆,這次也要加油喔!謝謝妳,讓我能有兩個女兒這麼幸福!」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